淘集集并購重組失敗 一年負債16億元難圓下沉市場夢

GPLP 2019-12-10

原標題:淘集集并購重組失敗 一年負債16億元難圓下沉市場夢

作者:虞漾

審校:周鶴翔

來源:GPLP犀牛財經(ID:gplpcn)

2019年12月9日凌晨,淘集集在其微博官方賬號上發布公告稱,由于資金未能如期到賬,淘集集本輪并購重組失敗。其在微博上表示,這可能是公司發布的最后一條微博,負責人表示他們已盡力未盡責。

這則公告的發布表明,淘集集真的走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那么,曾被稱為拼多多“模仿者”的淘集集為何沒能復制拼多多的成功之路?

撒錢容易賺錢難

據了解,淘集集是上海歡獸實業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家新銳電商平臺,于2018年8月上線。平臺主打低價、高頻商品,包括日用百貨、美妝個護、服飾鞋包、家居家紡等。

與拼多多的商業模式類似,淘集集一上線,就通過紅包助力來吸引用戶。其大概流程就是新用戶領紅包、下單收紅包、邀請新用戶還能領紅包。

在這種裂變模式下,淘集集必須通過投入巨額資金來活躍用戶。但是,沒有龐大的資金規模做依靠,瘋狂撒錢無異于是“自掘墳墓”。

有消息指出,淘集集2019年上半年凈虧損為6億元,凈資產為-6億元,且每月虧損超過2億元。公司負債總額已達16億元左右。

此外,根據天眼查提供的信息,淘集集在上線之后只獲得過一次A輪融資,金額為4200萬美元。2019年6月,淘集集啟動B輪融資,但資金卻沒有到賬。

作為電商平臺的淘集集一直缺少龐大的資金規模為其做后盾。而在這種情況下,淘集集卻并沒有放棄撒錢。

為了維持網站成交額的高速增長,淘集集選擇了通過挪用用戶付款、商家貨款來開發新用戶、提升用戶規模。在用戶留存不確定的情況下,淘集集這樣的做法無疑是在失敗的“邊緣”游走。

而最終結果也表明,淘集集的做法確實不明智。

進入2019年7月,淘集集平臺的銷售業績出現下滑;2019年8月,淘集集的部分商家已經提不出貨款,聚集在其上海辦公地點維權;2019年10月,淘集集甚至被曝出商戶意欲跳樓。

由此可見,淘集集在大力撒錢補貼的同時,其引發的債務危機已經逐漸顯現。

倘若一個公司賺錢的速度追不上撒錢的速度,那么這個公司的結局已經能夠預料了。

五環外的市場不好混

能讓淘集集通過大手筆撒錢來留住用戶的市場,那一定是五環以外的下沉市場。畢竟,在消費方式升級的情況下,下沉市場中的用戶更喜歡“薅羊毛”這種游戲。

作為拼多多的“模仿者”,淘集集同樣明白這一點。于是,它和拼多多一樣把目標市場鎖定在三四線城市以及縣鄉鎮等地域。

此前,淘集集大數據顯示,淘集集平臺上一線城市用戶占比不足5%,二線城市用戶占比約33%,三四線城市及縣鄉村用戶占比超60%。

也就是說,五環外的下沉市場是淘集集夢想開始的地方。但“成也五環外,敗也五環外”。

隨著收入水平的提升、消費方式的升級以及消費觀念的轉變,在下沉市場中,消費者的忠誠度并不會只局限在同一個電商平臺。

當所有電商都以補貼吸引下沉市場消費者的時候,消費者也會隨之提升自己的消費需求,不會再一味地追求低價格,而是會從性價比、商品質量、物流服務等各種方面去衡量自己購買的商品值不值。

而淘集集只上線了一年多,并沒有淘寶、京東這種資深電商通過時間積累出來的信任度、好感度,所以,客戶對它的忠誠度不會太高。

此外,隨著一二線城市電商業務的逐漸飽和,下沉市場帶來的紅利讓眾多電商玩家開始把目標瞄準三四線城市以及縣鄉鎮等地域。淘寶、京東等資深電商的進軍以及拼多多這個下沉市場的“領路人”讓下沉市場變得擁擠了起來。

即使下沉市場的空間大,消費需求旺盛,但是強者恒強的“馬太效應”也會導致淘集集這個沒有資金支持、沒有創新戰略、沒有經驗積累的電商平臺的競爭力越來越弱,其并購重組失敗的結局或許也是下沉市場殘酷競爭的一個寫照。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

  • GPLP
    GPLP是專注于創業、投資的專業的咨詢平臺,旨在為創業者以及投資人,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企業、銀行等提供專業的內容、最新的行業形勢及最客觀的解讀,同時還包括組織線下交流活動,為行業發展貢獻力量。
    分享本文到
欢乐麻将大众麻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