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江湖:荔枝虧損擴大的背后,業務模式堪憂

劉亮亮 2020-05-26

原標題:財經江湖:荔枝虧損擴大的背后,業務模式堪憂

文/財經江湖

2020年伴隨著疫情的到來,對各行各業都帶來了巨大的影響,但催生著“宅經濟”的發展,許多線上行業也得以迅速發展。

2020年5月22日,荔枝FM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受疫情影響,在線音頻行業得到增長,荔枝也不例外。財報顯示,2020年一季度,荔枝月活躍用戶增長至5450萬,付費用戶達到45.03萬,同比增長60%,付費用戶和月活躍用戶數雙雙創歷史新高。

整體來看,荔枝2020年第一季度凈營收為3.703億元人民幣(約合5230萬美元),與去年同期的2.616億元相比增長42%,上一季度為3.653億元。荔枝第一季度凈營收超出公司此前業績指引區間的上限。但虧損也在繼續擴大,第一季度荔枝凈虧損為4820萬元人民幣(約合680萬美元),與去年同期的凈虧損1140萬元相比擴大3.22倍,而上一季度的凈虧損為2900萬元。

盈利模式較為單一,自身造血能力弱

目前音頻產業主要包括兩種運營模式:一種是以荔枝為代表的UGC(用戶產生內容),另一種是以喜馬拉雅為代表的PGC(專業機構產生內容)。荔枝自始至終堅持了“UGC”內容創作模式,推廣了網絡音頻直播,主播與平臺共享用戶的打賞贊助,實現粉絲經濟的變現。

荔枝FM作為國內UGC音頻社區和互動音頻娛樂平臺,顯然商業模式讓業務更具有成本效益,龐大的播客用戶群可以將流量引向平臺的音頻娛樂活動,從而降低用戶獲取成本。但這樣的好處是,平臺不需要為內容的生產支付高昂的費用,又可以獲取流量,用戶粘性也相對較好。

正是由于用戶成本較低,所以用戶變現也不會很高,與其它在線音頻平臺相比,其平臺上的大部分內容都是免費試聽的,僅有2%的用戶會為內容或者廣告付費。

荔枝自2016年起開通了“直播功能”,直播模式的開啟,給荔枝帶來了極大的用戶數和營收,但是也帶來巨大的發展局限。用戶購買的虛擬物給荔枝帶來了主要的收入,但是在播客、廣告業務占比卻很少。

2020年第一季度荔枝音頻娛樂營收達3.664億元,而播客、廣告和其它營收僅為380萬元,業務模式非常單一。這就意味著,荔枝的營業收入與平臺的用戶規模高度綁定,一旦荔枝平臺的用戶進入緩慢增長階段,公司的營收就會面臨增長停滯的風險。

財經江湖認為,與其它在線音頻平臺模式上相比,荔枝FM創新是一大新的突破口,但模式的可行性需要市場效應的驗證,荔枝選擇了UGC模式,但是這種模式對于激發用戶的付費意愿還存在諸多的不確定性。

因此看來,目前在“宅經濟”的背景下,荔枝FM的處境也是較為不利,如何真正的做到可持續和突破,能夠讓用戶模式更多的變現,成為了荔枝目前所需考慮的問題。

業務模式單一,在線音頻競爭大

如今,在線音頻市場早已形成了喜馬拉雅、荔枝、蜻蜓FM三足鼎立的局面。

荔枝雖然是行業內第一個采用直播模式的,但其技術門檻并不高且很容易被模仿。不僅直接競爭對手喜馬拉雅和蜻蜓FM開發了直播模塊,就連網易云音樂也依托強大的流量優勢進軍這一領域。

荔枝不僅競爭壓力大,而且屢踩紅線。在2019年荔枝曾有兩次被迫下架,第一次是在6月至7月,由于荔枝存在著擦邊球等內容,在各大應用商店中荔枝APP下架一個月左右;第二次荔枝違反了蘋果的軟件政策,又在蘋果應用商店中下架將近一個月。

對于同行業及其它行業的迸發,業務模式單一的荔枝顯得稍顯遜色,強大的市場競爭下需要加強多方位的創想,單一的模式只會慢慢影響市場核心競爭力。

財經江湖認為,在多變的市場競爭下,一成不變的商業模式難以完勝,讓人不禁荔枝FM堪憂,其實我們也不難看出,荔枝的局限性還是比較狹窄,如何讓用戶變現,會成為目前荔枝遇到的一大難題。

在眾多競爭對手的不斷創新下,荔枝的市場份額也不斷被取代,其UGC對用戶的依賴性過高,低成本的用戶成本能否帶來高利潤回報,從其連續的虧損中也不難看出模式堪憂。市場的多樣化與競爭對手的不斷創新,荔枝能否站穩腳步,答案已然分曉。

財經江湖,混跡在財經江湖的從業者,做財經評論的領跑者!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

  • 劉亮亮
    互聯網江湖老劉,自媒體人。江湖老劉,用心感受科技。
    分享本文到
欢乐麻将大众麻将玩法 写网络小说赚钱吗 九游棋牌官网? 快乐8软件下载 微乐棋牌白城麻将下载 江苏11选五最大遗漏号码 国内十大炒股软件排行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查询 海南 博彩 炒股平台怎么样 江苏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