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利已過,深度調整期的互聯網破局之道

孟永輝 2020-05-25

原標題:紅利已過,深度調整期的互聯網破局之道

文/孟永輝

凱文-凱利曾在《失控》中說,所有秩序都終歸于混沌,所有火焰都將熄滅,所有變異都趨于平淡,所有結構都終將自行消亡。用這句話來形容當下的互聯網行業,實在是在恰當不過了。經歷了PC時代和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發展之后,臻于完備的互聯網秩序正在經歷一場深刻的轉型,原有的結構正在被打亂,傳統的變異開始變得司空見慣,并且不再有活力,互聯網行業的發展正在進入到深水區。

以拼多多為代表的新模式的強勢崛起,以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和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技術的不斷落地,以直播、短視頻為代表的新內容的出現都是這一現象的直接體現。

以數字經濟為例,根據《中國互聯網發展報告2019》藍皮書顯示,2018年我國數字經濟總量達到31.3萬億元,占GDP比重超過三分之一,達到34.8%,占比同比提升1.9個百分點。2018年數字經濟發展對GDP增長的貢獻率達到67.9%,貢獻率同比提升12.9個百分點,超越部分發達國家水平,成為帶動我國國民經濟發展的核心關鍵力量。據預測,到2019年我國數字經濟總體規?;驅⒔咏?6萬億元。

當運營思路不斷被顛覆和創新,新技術的熱潮一浪高過一浪,產品開發早就過了一板一眼的時代,看看每天出現的新產品,看看不斷翻新的運營新思路,看看新技術不斷在互聯網行業當中落地生根,我們就會非常明顯地感覺到,現在的互聯網行業早就已經過了“躺賺”的年代,真正進入到了真刀真槍拼殺的時代。

盡管如此,有關互聯網產品、體驗、技術等方面的吐槽聲依然不絕于耳,人們的需求似乎依然無法得到精準的滿足。無論是處于頭部的互聯網巨頭,還是中小型的互聯網公司,他們總是會面臨互聯網產品的供給與需求無法對等的情況。每一次的產品升級,總是會引來一片用戶的吐槽,無論是以微信為代表的社交產品,還是以支付寶為代表的支付產品都是如此。

何以至此?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互聯網的供求兩端總是隔著層層障礙。互聯網產品和服務的提供者無法精準而又全面地了解用戶需求,用戶的真實體驗情況同樣無法及時、有效地反饋給互聯網產品和服務的提供者。建立一個通達產品和用戶的橋梁顯得尤為重要,甚至成為深水區里的互聯網玩家的標配。在這樣一個時刻,以騰訊兔小巢為代表的互動社區開始出現,通過便捷、輕巧和安全的溝通,開始成為聯通產品和用戶的橋梁。

痛點頻出,互聯網需要一個出口

根據艾媒咨詢發布的《2019-2020年中國移動社交行業年度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中國移動社交應用使用率高達96.9%。可以預見的是,未來一個時期內,互聯網行業的覆蓋率將會進一步增加,流量紅利見頂的趨勢將會愈加明顯。

當流量紅利見頂,資本熱度開始減退,神奇的互聯網行業開始褪去光環,各式各樣的痛點輪番出現。有關互聯網產品和服務的吐槽與詬病開始不斷出現。雙十一期間,用戶對于淘寶蓋樓、購買體驗等諸多方面的吐槽正是這種現象的直接體現。以阿里為代表的頭部互聯網企業尚且如此,中小型的互聯網企業更是數不勝數。此刻,互聯網迫切需要一個出口來應對這些痛點和難題。認清互聯網的這些痛點,我們才能對癥下藥,為互聯網行業的發展找到一個出口。

技術上,開發一個銜接用戶和產品的互動社區,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眾所周知,技術方面的投入一直都是各家互聯網企業的支出大頭,而且很多的技術支出并不見得一定會有成效。如何以最低的成本,構建一個銜接用戶和產品的互動社區,如何解決那些很多公司想要做卻沒有時間、精力和財力去做的事情,成為任何一家企業都要面對的困境和難題。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很多公司選擇自建產品文檔和用戶反饋系統,并且有專門的人員進行維護。從表面上看,這種方式似乎為互聯網公司打開了一個銜接用戶和產品的橋梁,但是,實際上對于用戶反饋的收集、歸類和實現其實耗費了太多的時間和精力。事實上,很多互聯網公司這套產品和用戶的反饋機制是形同虛設的,并沒有真正發揮作用,產品的開發和用戶的需求依然沒有有效對接。另外,很多互聯網公司的技術水平其實并未真正達到這樣一個階段,這就導致了很多的反饋機制漏洞百出,并未真正發揮作用。

這其實是在做無用功。當互聯網行業的發展進入到新階段,特別是隨著行業發展的日漸縱深,我們需要一套更加完備、更加有效、更加方便的用戶反饋機制。很多時候,我們并不需要自建一整套的用戶反饋機制,完全可以通過外部企業的賦能來構建這樣一個高效、方便、快捷的用戶反饋機制,從而為用戶和產品的銜接找到新的突破口。

產品上,產品經理與用戶需求無法高效對接,最終導致了很多的產品設計存在缺陷,甚至淪為“雞肋”。我們在實際生活當中經常會遇到很多有關產品設計的吐槽,即使是一些大廠的產品依然會遭遇到這樣的吐槽。這一現象說明,產品經理設計的產品與用戶的真實需求之間其實存在著很多的障礙。很多時候,產品經理在設計產品的時候僅僅只是一廂情愿,并未真正考慮到用戶的真實需求。

于是,很多的產品,很多的功能雖然在產品經理看來比較具有顛覆性和創新性,但是,對于用戶來講,其實用處不大,最終導致了很多的產品非但沒有成為優化用戶體驗的存在,反而給用戶帶來的很多新的痛點。我們日常聽到的、看到的,甚至是親身使用過的那些奇葩的產品以及功能,其實正是這種現象的直接體現。

除此之外,用戶與產品之間的需求無法高效對接還體現在產品優化的速度無法跟上用戶的需求改變的速度上。很多互聯網公司的產品優化反饋機制其實是很漫長的。僅僅只是在搜集優化建議的環節,其實就已經耗費了太多的時間和精力。產品優化建議搜集之后,再去做排期和開發其實有浪費了很多的時間,等到產品優化之后,用戶的需求其實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當互聯網行業日漸成熟,節奏日漸快速,競爭日益激烈,越來越多的玩家開始需要一套方便、快捷的產品反饋機制,以此來助力產品更好地開發和優化。

運營上,運營手法層出不窮,運營成效捉襟見肘。作為一個以流量轉化為主要盈利點的行業,互聯網行業的運營直接關系著一家企業的現金流。隨著用戶的逐漸成熟,很多的運營手法開始遭遇到了越來越多的挑戰,喚醒用戶,激活用戶的難度越來越大??纯措p十一的熱度,看看用戶對于各種運營活動的吐槽,我們就可以看出現在的互聯網行業是多么地缺少一個有效的運營。

我們看到的以紅包、補貼、秒殺為代表的運營手段和方法僅僅只是以C端為主要用戶群體的,在消費互聯網時代,這一現象表現得相當明顯。當產業互聯網時代興起之后,當B端用戶成為主要的用戶對象之后,其實,運營方面開始面臨越來越多的新挑戰。因此,搭建一個聯通運營和用戶的溝通機制顯得非常重要,甚至成為激活用戶的重要抓手。

能夠第一時間了解用戶對于運營活動的反饋,能夠及時對運營活動做出調整,成為越來越多的運營人員的真實需求。及時、有效、直接地去接受到用戶對于運營活動的反饋,并且可以在第一時間做出調整,成為決定運營成效的關鍵所在。筆者經常聽到身邊的運營人員抱怨自己辛辛苦苦策劃的一場運營活動,參與的人數卻屈指可數,更不用說能夠給公司帶來多少的轉化了。同時,筆者同樣聽到身邊的親戚、朋友抱怨某某運營活動太沒意思,玩法太老套等吐槽,這個時候,我們就需要一套高效、精準的用戶需求的收集機制,通過這套機制,可以讓運營突破當下的瓶頸,進入到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

當互聯網行業的發展開始進入到深水區,各種各樣的痛點和難題開始集中爆發,此刻,我們迫切需要一個高效、便捷、輕巧的反饋機制,需要一個可以將用戶、運營、產品和技術能夠完美銜接在一起的互動社區,讓用戶成為他們的一份子,而不是把用戶隔離開來。只有這樣,互聯網行業的發展才能突破當下的發展瓶頸,真正進入到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

紅利已過,深度調整期的互聯網破局之道

平臺模式的遭遇困境、流量的見頂、資本的退潮,其實都在告訴我們互聯網行業的紅利期已經過去。當下的互聯網行業其實正在處于一個深度調整期,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平臺開始尋求轉型,越來越多的新模式開始出現。這個時候,我們更加需要真實地了解用戶的真實需求,更好地賦能互聯網企業,才能讓他們減少不必要的成本,專注于做互聯網的產品開發。立足互聯網行業的現實痛點,并且找到破局之道,才是互聯網行業可以持續、穩步發展的關鍵所在。

技術上,互聯網需要打破傳統,實現多樣化。在傳統互聯網時代,提及互聯網,它的主要展示方式是以WEB網站為主的,那個時候是門戶網站的天下,誕生了以新浪、搜狐、網易為代表的門戶網站。進入到移動互聯網時代,互聯網產品通常集中在移動端,主要是以APP為主,同時還衍生出了H5、公眾號等不同的產品類型。

當互聯網行業開始進入到深度調整期,傳統意義上的以WEB、APP、H5、公眾號的這種單一的產品形態,開始變得多元化。很多時候,一家公司可能同時具備WEB、APP、H5、公眾號、小程序等多種產品類型。這個時候,我們就需要一款能夠兼容多種技術形態的反饋機制和互動社區,有效地進行技術方面的反饋。

以騰訊兔小巢為例,互聯網公司不需要自建反饋社區,只要幾行代碼就可以把兔小巢放到包括WEB、APP、H5、公眾號等諸多技術類型的互聯網產品當中,讓技術人員輕松解決自建反饋社區的痛點和難題。這種方式不僅可以搜集不同技術類型的產品需求,而且可以減少企業自建反饋社區的成本支出,真正做到了一勞永逸。

運營上,互聯網需要更加精準和高效,減少試錯成本和支出。經歷了PC時代和互聯網時代的洗禮,互聯網行業的運營手法其實已經相當醇熟而多樣?,F在的運營活動早就已經跳出了早期以燒錢和補貼為代表的傻瓜式的運營手法,進入到了多元且嫻熟的新階段。同時,用戶對于運營手法開始司空見慣,甚至還產生了“免疫”。

如何讓運營更加精準和高效,成為很多互聯網企業必然要面對重要課題。在此之前,精準地了解和收集用戶的 真實需求顯得尤為重要。這樣,我們才能在策劃運營活動的時候,不僅僅只是拍腦袋做出來的,而是基于用戶的數據分析出來的,可以預見的是,這種方式將會非常精準和高效。

同時,在運營的過程當中,我們還需要解決用戶在參與運營活動當中的問題,不斷對運營活動進行優化。建構一個能夠與用戶實時互動的社區顯得尤為重要,通過與用戶實時互動,我們可以直接了解用戶體驗,針對用戶體驗做出調整,減少資源、時間浪費,真正讓用戶體驗得到提升,實現運營效果的最大化。

產品上,互聯網需要體驗更好的產品。經過不斷的培育和習慣養成,現在的互聯網用戶其實已經相當成熟。這個時候,用戶其實需要的是更加優質的產品。這就需要產品經理對產品進行不斷的優化和創新,只有這樣,產品的體驗才能更好。

如果我們再去用傳統的需求搜集、整理、排期和開發這樣的模式來進行互聯網產品的打造,勢必無法做出用戶真正喜歡的產品。第一時間獲取到用戶需求,第一時間進行溝通,第一時間進行設計和開發,成為這個階段諸多互聯網企業必然要解決的重要問題。

借助當下流行的社交工具,優化產品反饋機制,成為一個主要的目標和方向。以微信為例,通過幫助產品經理建立微信回復的機制,讓產品經理與用戶之間的溝通更加直接和有效。對于產品經理來講,他們可以通過這種快速的反饋機制來優化和提升產品,為用戶提供更好的體驗。

品牌上,互聯網的品牌效應正在逐步顯現。當互聯網行業的發展進入到深度調整期,品牌效應正在逐步顯現,現在的用戶開始更加關注品牌。我們看到以BAT為代表的傳統巨頭,以TMD為代表的互聯網新貴,其實都在走向品牌化運作。

以騰訊兔小巢為代表的反饋社區其實為我們帶來的是騰訊作為中國頭部的互聯網公司的產品反饋機制,有了頭部互聯網公司的試水,有了頭部互聯網公司海量用戶的測試,我們可以獲得一個最佳的解決方案。試想一下,如果在騰訊如此大型的互聯網平臺上,我們可以尋找到破解用戶困境的方式和方法,那就從一個方面說明社區在破解用戶痛點的問題上存在很多的價值,而由社區衍生而來的社區產品則同樣是不可或缺的。

痛點的不斷出現,告訴我們互聯網行業的發展正走在十字路口。無論是技術上,產品上,還是運營上,互聯網行業都需要找到一個出口,才能跳出當下的發展怪圈。以騰訊兔小巢為代表的互動社區,不僅可以幫助互聯網公司實現轉型升級,而且可以讓用戶的需求得到更大的滿足。搭建一個用戶和產品之間的溝通之橋,構筑一個實施互動的社區,無疑是一個重要出口。

作者: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特約評論員,行業研究專家。長期專注行業研究,累計發表財經科技文章超400萬字。支持保留作者來源的分享,轉載請保留作者版權信息,違者必究。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

標簽互聯網
  • 孟永輝
    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從事互聯網多年,長期關注行業研究。微信公眾號:孟老獅。
    分享本文到
欢乐麻将大众麻将玩法 广西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领航pk10计划准吗 福建快三一天几期 广东十一选五zoushitu 极速赛车彩票平台代理 炒股app 广东快乐十分规则说明 股票软件论坛 上海快3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股坛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