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季度凈虧損5.7億元,優客工場擬赴美上市能否迎來“春天”?

華牛原創 2019-12-15

原標題:前三季度凈虧損5.7億元,優客工場擬赴美上市能否迎來“春天”?

來源:華牛原創

作者:張寧

近日,優客工場向美國SEC公開遞交招股書,擬尋求在美國紐交所上市。證券代碼為“UK”,投行海通國際和華興資本擔任優客工場首次公開募股的聯席主承銷商,The Core Securities、Prime Number Capital和CRIC Securities擔任聯席副承銷商。

據公開資料顯示,優客工場成立于2015年4月,由毛大慶先生發起成立。其投資方包括紅杉資本中國基金、真格基金、歌斐資產、億潤投資、中投漢富、創新工場等。2019年11月20日,獲“2019年《財富》中國年度創新企業”稱號。

前三季度凈虧損5.7億元

今年的優客工場的空間數量增加有限,空間會員收入上,今年前三季度收入4.2億元,這是優客工場最大的收入來源。截至2019年9月30日,優客工場覆蓋全球42個城市,總管理面積60.86萬平方米,提供工位7.27萬個,會員總數為60.96萬。

據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為66個、2018年為162個、今年截至9月底為171個,也就是說,2019年僅增加了9個運營空間,規模增長趨于穩定,同期,成熟空間出租率分別為63%、75%和83%。

2017年、2018年、今年前9個月,優客工場的凈收入分別為1.67億元、4.49億元、8.75億元,同期,凈虧損額為3.73億元、4.45億元、5.73億元。

據招股書顯示,優客工場2019年前三季度總凈營收為人民幣8.746億元,高于上年同期的人民幣2.823億元。其中,會員營收為人民幣4.196億元,營銷和品牌服務營收為人民幣4.035億元。凈虧損為5.728億元,同比擴大112%。

此次優客工場擬赴美上市,可謂是備受關注。優客工場一直被稱為中國版Wework,在經營模式上和Wework有很多相似之處。在外界看來,Wework經歷了CEO兼職創始人突然被解雇、上市失敗、裁員近三分之一等風波,或將為優客工場的赴美上市蒙上陰影。

共享辦公疑云

共享辦公WeWork上市失敗,優客工場卻拿過了接力棒。12月12日,優客工場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了招股書,尋求赴美上市,股代碼為“UK”。

成立以來,優客工場成為業內最大的“鯰魚”,合并無界空間、并購Wedo聯合創業社、收購洪泰創新空間、將Workingdom納入麾下。據招股書顯示,自2015年9月啟動首個合作空間以來,優客工場通過自營模式和輕資產模式將合作辦公復制到整個中國并擴大了在海外的業務。

截至2019年9月30日,優客工場已經覆蓋全球42個城市,共計197個聯合辦公空間,總管理面積608600㎡,提供工位72700個,會員總數為609600,是機構統計的合作辦公空間最多、總管理區域和覆蓋城市數量最多的聯合辦公空間。

據招股書資料顯示,“我們的快速增長導致風險和不確定增加,如果我們無法有效地管理我們的增長,則我們的業務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響。”對此,優客工場方面也意識到了擴張帶來的陰影。

同時,WeWork作為優客工場的最大競爭對手,隨著WeWork上市失敗,優客工場或迎來了搶先上市很好的機會。不過也正因為有WeWork上市失敗的前車之鑒,而優客工場的虧損也在不斷擴大,其最終是否能夠成功上市還需要繼續觀察。

結語

共享辦公曾一度被資本市場追捧。隨著WeWork上市失敗后,“二房東”的商業模式或被驗證不成功。其與共享經濟下諸多產品的發展路徑一樣,資本給共享辦公行業帶來短暫的虛假繁榮后,理性成熟的發展模式才是企業的生存之道。

由此可見,對于優客工廠等企業如何擺脫“二房東”的單一屬性,通過增值服務、社區運營、創新業務搭建等方式向科技公司靠攏,也是其需要完善的問題。目前美國資本市場對共享辦公概念疑慮未消,即便上市成功,優客工廠未來能否迎來“春天”,仍是待解之謎。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

標簽優客工場
  • 華牛原創
    華牛原創:科技.娛樂.社群
    分享本文到
欢乐麻将大众麻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