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社交不缺攪局者,騰訊推“燈遇交友”能否突破社交焦慮

騰訊離下一個“微信”還有多遠我們尚且不知,但它卻實實在在應驗了“真香定律”。

今年年初原快播創始人王欣攜手匿名社交APP馬桶MT回到大眾視野,但沒掀多大風浪就遭到了騰訊的封殺,出現鏈接無法分享等情況。騰訊創始人曾在朋友圈表示“先讓家里人能用起來再說吧”“負能量的匿名社交是旗幟鮮明地反對的,沒的說”。

但日前騰訊旗下卻推出了全面的匿名情感社交產品“燈遇交友”,產品定位是采用匿名的方式去記錄內心真實的情感聊天產品。產品社交上分為“廣場”“說說話”“發布”“關注”“我的”這幾個功能。

有媒體表示這款軟件的核心玩法不過是放大了微信和QQ郵箱下線的漂流瓶功能。之前騰訊關閉了QQ郵箱的漂流瓶功能,其原因是為“基于產品業務發展方向,QQ郵箱團隊將下線漂流瓶功能相關服務,希望持續在其他業務功能模塊給用戶帶來更優質的體驗與服務。”

而微信原本設計的漂流瓶功能也被關閉,根本原因在于有不法分子利用“漂流瓶”功能傳播色情內容,甚至還形成了產業鏈的形式,完全背離了漂流瓶的核心。

但“燈遇交友”作為一款匿名軟件,其實也可能會面臨漂流瓶當初的境況。對匿名社交的探索從謹慎到現在的付諸實踐,這背后其實也表明了騰訊想要在社交領域深耕的決心。

匿名社交其實是現在的年輕人更多的需要一種樹洞式的傾訴方式,所有的不快和情緒都可以被宣泄。有資料顯示QQ漂流瓶上線三天用戶即突破100萬,半年后用戶量達到1000萬,并且讓QQ郵箱突破了1億的活躍用戶,也幫助QQ郵箱成功超越網易郵箱躍居第一,甚至還是微信獲取用戶最初的來渠道來源之一。

近幾年匿名社交的市場不斷在增長,但現實也是殘酷的。市場廣闊卻沒有尋求到合適的發展模式,也為監管和內容上的審核帶來了一定的難題。

早前一款名為“一罐”的匿名社交產品曾突破500萬的注冊用戶,其定位為“轉為社恐打造的青年匿名社交APP”。但在產品上線不過一年的時間團隊就宣布解散,并非是因為社交需求不復存在。根本原因在于作為一款匿名社交產品,充斥著各種不合適的內容;同時無法訪問主頁、沒有頭像等保證用戶真正匿名目的的功能也導致了這款產品無法沉淀用戶,極為容易被其他產品所復制和替代。

除了騰訊之外,百度也曾上線匿名社交產品“聽筒”。其具有“匿名社區”“地圖社交”“線上匹配好友”等功能,以校園為基點,用地圖社交的方式產生人與人之間的連接。包括阿里、頭條等都在試水自己的社交產品。

匿名社交正在逐漸成為互聯網社交的下一片藍海。但匿名社交之路并不那么好走,這幾年并不是鮮少有公司去碰匿名社交,而是匿名社交產品的發展就并不順利,除了受眾面積不夠廣泛、運營管理可能存在的疏漏之外,其實還存在變現的難題。

產品推出的根本目的在于變現和盈利。匿名社交產品在擁有了一定的體量之后可以尋求各種廣告變現的渠道,但目前市場上的產品大多停留在留存用戶的階段,同時匿名社交又區別于其他的社交方式,用戶沉淀不夠深,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變現的難度。

騰訊此次上線匿名社交產品,也不過是迫切想要打造下一個爆款,穩固自己在社交領域的地位。畢竟死守QQ、微信并不是一本萬利的方式,隨著互聯網的發展這兩大社交軟件已經逐漸脫離了新生代年輕人的社交需求。

回首整個2019年,騰訊已經推出了超過5款社交軟件。僅僅在11月份就連續上線4款社交產品,一方面或許是抱著廣撒網的試錯心態,但另一方面也著實反映除了騰訊在社交方面的戰略性防御,想要讓騰訊的社交基因持續壯大,不斷的探索是必要的。

但這款“燈遇交友”能否帶領騰訊優先搶占匿名社交市場還未可知,不過互聯網并非法外之地,如何調整產品機制使之符合監管要求,一定程度上也決定了這款產品的壽命。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欢乐麻将大众麻将玩法